相关文章

开平工匠谭宇贤手工打造铜制碉楼模型

来源网址:http://www.qzcynt.com/

  “虽然每天都要在工作室里忙碌接近10个小时,但我很享受制作碉楼模型的过程。每当看到自己解决各种困难,把碉楼模型一步步搭建起来时,内心就有一种满足感,让自己有坚持下去的动力。”在开平,有这样一位工匠,他用铜制作碉楼模型。近日,记者来到工匠谭宇贤的工作室,他正用刷子擦拭粘在碉楼模型外表的灰尘。在他的工作桌上,没有先进的制作机械,也没有尖端的电子设备,他用手工传承工匠精神,希望为传播碉楼文化尽一份绵力。

  早年曾制作铜字招牌

  工艺独特精细获认可

  早年的谭宇贤在上海从事建筑和装修行业,他发现上海的商铺大都使用铜字招牌。“铜字招牌耐用,而且十分美观。当时广东还没有开始使用这类招牌,我觉得有市场,就决定回广东发展。”怀揣着这个想法,1991年谭宇贤从上海回到广东,开始制作铜字招牌,这一做就是6年。由于他的铜字招牌的工艺和材质十分独特,而且做工精细,得到了广泛认可,生意也越做越大。“我不仅为企业制作招牌,甚至政府部门也找我为他们制作,所以那几年经常要加班到深夜。”他说。

  1997年,许多北方人到广东寻求发展,他们带来了北方独有的铜字制作技术,这对谭宇贤的生意造成了巨大冲击。“那时候生意直线下降,加上有吸毒的人把铜字招牌偷去卖钱,也影响了我的生意。无奈,我回到建筑的老本行。”他说。

  有了这几年的经历,谭宇贤对铜制品有了独特的感情。“铜制品十分美观,而且经久耐用,无论是在工艺品领域还是建筑领域,都是一种不可多得的好材料。”他说。

  想用铜制作碉楼模型

  让更多人了解华侨文化

  2007年6月28日,“开平碉楼与村落”成为我国第35处世界遗产,这让作为开平人的谭宇贤激动不已。“开平碉楼是华侨们在外艰苦打拼后用智慧和汗水换来的,他们在获得成功后不忘自己的根在中国,在开平。如今,世界已经认可了这段辉煌的文化历程,我们自身也应该当这段文化的传播使者,让全中国、甚至全世界的人更深入地了解开平碉楼与其背后所蕴含的历史文化。”他说。

  谭宇贤将碉楼与铜制品联想到一起,他认为:“全国各地的人很难全部亲身来到开平实地了解碉楼,我能否用铜制作一件工艺品,向大家介绍开平碉楼呢?”

  2009年,谭宇贤带着相机来到位于蚬冈镇锦江里村号称“开平第一楼”的瑞石楼。“虽然我是开平人,但我之前从没看过碉楼,对碉楼的理解仅是通过朋友的介绍。不过,当我来到瑞石楼的瞬间,我就被吸引住了。”谭宇贤告诉记者,他拍了照片回来后,把瑞石楼的图案和尺寸处理为模型所需要的数据。

  在这个过程中,谭宇贤遇到了不少难题。“以窗裙、窗楣和窗花为例,首先要手工画出图案和线条,再用电脑加工成正规图纸。画图是一个十分费神的步骤,稍微画错就与碉楼原样不符。”他说。数据计算则是困扰谭宇贤的另一个大难题。为了与瑞石楼门窗的原貌相符,他在图纸上把门窗上花纹间的距离都测量了一遍。“光是大门上花纹间的距离我就测出了接近100个数据,加上窗户的话,数据总数超过500个。”他说。

  谭宇贤告诉记者,碉楼模型的每一个花纹、每一项数据都要力求精确,仿真度足够高,别人看到模型时才会去细细品味,否则做出来的只是一件次品,无法展示它应有的价值。

  记者在谭宇贤的工作桌上看到了大大小小不同种类的螺丝。据他介绍,这些大小不一的螺丝是在拼装过程中使用的。“整个碉楼模型是通过一个个铜制小零部件拼装起来的。我会用牢固度较高的螺丝拼装,如果零部件承受不了螺丝的加工位,就使用铆钉或者焊锡。”他说。

  “还有别的简易方法可以拼装碉楼模型吗?”记者问。

  “有,简单地用胶水粘起来也可以。”谭宇贤说,“但是,用胶水粘的话,零部件很容易松散脱落。这件工艺品制作出来是供他人欣赏的,如果别人还没开始欣赏自身就先脱落了,那就失去了它应有的意义和价值。所以,在制作过程中,我一定要保证质量。”

  坚持追求工匠精神

  精益求精收获满足感

  “很多人不明白,自古以来,工匠的社会地位并不高,但为什么工匠精神在当今社会被屡屡提起,并赋予极高评价。”谭宇贤认为,工匠精神就是对工艺品质有着不懈追求,以严谨的态度,规范地完成好每一道工艺。“正如制作这件开平碉楼模型,其实少一点花纹、差几个数据也不容易察觉,但拼装完成就会存在较大缺陷,就是一件不合格的工艺品。”他说。

  谭宇贤坦言,自己曾经有过无数次失败,但正是对制作碉楼模型的热爱和对质量的执着追求,帮助他迎难而上。“每当想到靠自己的双手去完成一件如此精美且富有意义的工艺品,我的内心就会有一种满足感,就会坚持做下去。每经历一次失败,自己就会去找原因,总结经验,争取下一次做出来的更加完美。”他说。

  这几年制作碉楼模型的经历让谭宇贤感慨:“做一件事容易,做好一件事不容易。人生无完美,尽力为之,当我们尽力做好一件事时,收获的往往不仅是结果,还有不断努力的过程。”